首頁 監管資訊 政策法規 科普普法 特別策劃
湖北市場監管網 > 焦點圖
焦點圖

十年之約守護“生命長江”

發布時間:2020-12-31  來源:湖北日報
  
2019年10月19日,嘉魚縣最后一批漁船在當地漁政部門的監督下回收上岸(資料圖片)。
  十年,對于奔騰了千萬年的長江不過彈指一揮間。然而,如果我們用十年的時間去努力,或許能換回母親河的再一次重生。
  長江十年禁漁,是黨中央“為全局計、為子孫謀”的重要決策。作為長江禁漁的主戰場,湖北責無旁貸。
  告別濫捕濫撈,治好“長江病”。湖北上下一心,雷厲風行,用最嚴苛的制度、最有力的手段,全面推動“禁漁令”落實,傾情守護“生命長江”。
  生態之變——
  告別“酷漁濫捕”走向“全面修復”
  “看,江豚戲水!”
  12月18日,在長江武穴段,長江禁捕退捕工作專班開展水上巡查時發現江豚,漁政人員立即舉起手機拍下這一珍貴畫面。
  江豚吹浪立,沙鳥得魚閑。
  微信朋友圈里江豚的“笑臉圖”頻頻出現,長江水質明顯好轉,長江之畔草木青翠,越來越多的人切身感受到了長江的變化。
  萬里長江,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,孕育了豐富的生物資源,是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母親河。據不完全統計,長江流域有水生生物4300多種,其中魚類400余種,特有魚類180余種。
  然而,母親河“病”了,而且“病得不輕”。由于人類酷漁濫捕和常年不間斷捕撈,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日漸惡化,生物多樣性指數繼續下降,許多珍稀物種瀕臨滅絕,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“無魚”等級。
  保護好長江的生物多樣性,事關國家的生態安全與長遠發展。
  自2002年起,我國在長江流域實行春季禁漁制度,每年3月至6月魚類繁殖產卵季,長江主要干支流和重要湖泊禁止所有捕撈作業,但依然難以扭轉生態惡化趨勢。
  從“季節性禁捕”轉向“常年性禁捕”。黨中央決定,自2021年1月1日起,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將全面實行禁捕退捕。用“十年禁漁”行動,扭轉長江生態環境惡化趨勢,讓長江水生生物休養生息。
  湖北是長江干流流經長度最長的省份,漢江是長江第一大支流,禁漁范圍包括1061公里的長江干流、858公里的漢江干流和83個水生生物保護區,禁捕水域面積近千萬畝,在整個長江流域禁捕退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  省禁捕退捕工作領導小組負責人介紹,十年禁漁力度之大,前所未有,將為長江擺脫“無魚”等級帶來希望。
  身份之變——
  漁民靠水吃水換了“新吃法”
  今年7月,鄖西烈日炎炎,酷暑難當。75歲的漁民吳宗春獨自劃槳七八公里,主動將自家的漁船送到羊尾鎮集中收繳處。
  上繳登記后,吳宗春依依不舍地看著風雨相伴25年的漁船,試探地問道:“這對船槳我能不能拿回去做個紀念?”正在現場登記的工作人員一躍上船,把雙槳卸下來交給吳宗春:“感謝您支持禁漁退捕工作,留個紀念吧!
  “禁漁令”下,聞令而動。祖祖輩輩打魚為生的3萬多漁民,為了支持國家政策,舍船舍江,退捕上岸。
  上岸后,原本靠水吃水的漁民該如何生存發展?
  從捕魚到養魚,換了個“新吃法”——
  丹江口市六里坪鎮獅子溝村榮天家庭農場主郝映宏退捕上岸后,請來挖掘機,在原有家庭農場的半山腰開挖7口精養魚池,2個池子投放2000尾金槍魚;4個池子投放4萬尾黃顙魚,1個池子投放5000只京山甲魚,并配套水產品一條龍加工車間!斑@次創業,我要成為漁民上岸的模范,打造一個新型示范農場!
  作為全國水產養殖大省,湖北水產與科研部門大力推進全省精養魚池養殖,成功繁育馴化出中華沙塘鱧、銅魚等6個優質長江魚品種,經過一系列技術攻關,未來3年,逐步讓人工繁育的江鮮走上百姓餐桌。
  洪湖岸邊、梁子湖畔、汈汊湖旁,一個個生態漁場不斷興起,既豐富了老百姓的餐桌,也鼓起了漁民的錢包。
  從賣鮮魚到賣風景,吃上了“旅游飯”——
  仙桃排湖風景區密塘漁村由老臺漁場與新口漁場組成,漁民借助美麗鄉村建設的東風,將農房打造成民宿,辦起了農家樂。
  荊州從保護傳承傳統文化的角度,對退捕漁船進行回收改造再利用,融合當地“漁夫小鎮”旅游項目,在漁船的利用上,規劃采取漁宿、漁橋、漁茶、漁歌等形式,打造漁船民宿、漁船浮橋、漁船茶室、漁船演藝等項目。
  從上岸到上班,變身“上班族”——
  在漢川經濟開發區川東集團工業園區,50歲的康志剛正在操作鏟車清理園區垃圾?抵緞偡驄D在漢江、漢北河捕了20多年的魚,去年退捕上岸,夫妻倆參加了退捕漁民專場招聘會,成功到川東集團工業園企業就業,兩人每月工資加起來有6000多元。
  湖北沿江各市州已因地制宜制定實施方案,通過資金補助、就業服務、技能培訓、創業支持、社會保障等多種方式,做到上岸漁民應扶盡扶、應保盡保,不落一戶、不落一人。
  江上無漁船,錦鱗任歡騰。漁民逐漸擺脫“下水無魚、上岸無地”困境,迎來了新的生活。
  手段之變——
  人防技防織就護漁立體保護網
  憑欄遠眺,尋找“目標”,12月7日下午5點半,長江武漢金口段,58歲的王明武正在護漁船上巡江。
  武漢市江夏區金口街曾是武漢漁民最多的街道。今年8月,王明武和5名同鄉一起參加全省首屆禁捕退捕護漁員培訓班,與漁政部門簽訂勞動合同,成為我省首批護漁員。
  從“捕漁”到“護漁”,一生以江為伴的漁民,對長江飽含深情,多年捕魚的經驗也成為護漁的有利條件。長江、漢江干流沿線,每隔5公里配一人;水庫、湖泊開放型公共水域,每2萬畝配一人,2000余名退捕漁民正走上護漁公益性崗位。
  禁漁需要政府引導,更離不開立法保障。湖北在全國率先立法,為長江魚類資源張開最有力的保護網。
  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表決通過《關于長江漢江湖北段實施禁捕的決定》,自2021年1月1日零時起至2030年12月31日24時,禁止天然漁業資源的生產性捕撈。
  有法可依,違法必究。長江流域水域面積寬闊,非法捕撈群體構成日趨復雜,隨機性、機動性、分散性較大,作案手法也越來越隱蔽。單靠巡查等傳統執法手段,已無法滿足實際需要。
  武漢漁政碼頭上空,一臺臺無人機盤旋,把江面上可疑目標的位置信息,及時傳給后臺執法人員;
  岸邊林木茂密,紅外熱成像掃描,鎖定夜間可疑人員,讓非法捕撈行為無處遁形……
  紅外巡航、無人機追蹤等新手段、新技術廣泛應用,密織成一張自主、高效、智能的禁捕水域防護網。
  水上不捕,市場不賣。禁漁,根本還是要實現終端禁食,斬斷長江非法捕撈漁獲物銷售鏈。
  冬日午后,江邊一家“漁家舫”餐廳剛剛送走午餐段最后一批客人。一進門,一張禁漁的通告與餐館不售江魚的公開承諾張貼在最醒目的位置。
  禁漁令下,一塊塊含有“長江”“野生”“江魚”“江鮮”等字樣的招牌被拆除,一家家餐館主動下架野生魚類菜肴,一份份倡議書通過商戶LED大屏、媒體,反復播放……
  十年禁漁,只為江美魚肥。十年有期,保護生態永無止境。
  這,正是我們與母親河最美的約定。(胡瓊瑤 汪彤)

版權為 荊楚網 www.cnhubei.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

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久本草